海南飞鱼在线投注|海南飞鱼彩票开售了吗
悅讀 頭條 資訊 焦點 回響 目擊 封面報道 生活方式 清單 提問 專欄 論壇 活動
首頁 > 提問 > 正文

提問賈斯汀·霍爾:為什么太陽比風更快地脫下你的大衣?

2015-08-09 19:51:44 博客中國

\

賈斯汀·霍爾(Justin Hall)

│瞧│這│個│人│

賈斯汀•霍爾(Justin Hall,1974年12月16日— )曾被《紐約時報》譽為“博客之父”,這一稱號的取得來源于霍爾1994年破天荒地在互聯網上建立個人網絡日志的行為,那一年,他19歲。20年后的今天,他的博客(Justin’s Links from the Underground)仍在更新。

多年來,作為一名獨立記者和科技創業人,霍爾堅持為多家美國和國際媒體供稿,報道范圍包括游戲和無線網絡技術。2006年,霍爾創辦了游戲軟件公司GameLayers。3年后,他將其關閉并開放源代碼供公眾免費使用。

2014年,愛折騰的霍爾開始制作自己的網絡電視節目The Justin Show,并在專門為藝術家創作募集資金的眾籌平臺Patreon上籌資。

最近,賈斯汀•霍爾接受了《提問全世界》專訪。

│洞│見│

A = 《提問全世界》特約訪員 趙錦

H = 賈斯汀·霍爾

A:我們是中國《博客天下》雜志媒體平臺運營的一個微信公眾號。我們的媒體平臺創立于2008年,當時博客在中國非常流行,它使整個信息變得民主化,讓很多人都能表達自己的看法,并參與到公共事件中。在更早一些的1994年,你就率先建立了個人網絡日志,你覺得寫博客的感受如何?

H

:很興奮,因為你每天都在親眼見證網絡的成長。當時美國只有很少的幾家新聞網站,大家都在嘗試新的東西。對我來說,能夠參與(網絡)早期的創新實驗是很讓人激動的。你可以向別人展示他們從未見過的新東西,讓他們分享你的興奮,感受(博客)非同尋常的潛力。

 

賈斯汀·霍爾的博客首頁(www.links.net)

A:中國“博客”的命名者是一個名叫方興東的互聯網實驗室創始人,當時中國最火的網絡日志是木子美女士的性愛日記。作為一個19歲的大學生,你開始寫博客的行為是受到了誰的啟發?

H

:在互聯網早期,一些學者就已經開始建立個人網站。在網站上他們發表自己的學術研究成果,分享他們的寵物狗狗照片。這些網站的制作成本很低,設計也非常簡單。當我瀏覽到這些設計簡單的網頁時,我對自己說:“我也可以做!”

A:在你早期的博客里有很多隱私和個人生活方面的細節,你覺得與過去相比,今天人們對隱私的看法是否已有所改變?

H

:我們對隱私的理解一直是在進化的。我覺得我們對以下這些問題的思索還沒有尋找到答案:相互體諒意味著什么?善意待人意味著什么?每個人作為個體又意味著什么?我剛開始(寫博客)的時候對什么都很公開,后來慢慢地發現比起表達自我,我更需要和周圍的人真正溝通。

這是一個復雜的問題,我不能簡單作答,社會也沒有一個現成的答案,因為新的挑戰總是在不斷出現……今天的科技發展給我們提供了如此強大的工具,互聯網把人甚至是從未謀面的陌生人,如此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我們將要花費很多年時間,才能慢慢學會在擁有如此巨大力量的同時怎樣做一個好人。

A

H

:把一個理念轉化為一個公司,這對我來說十分具有誘惑力。在此之前,我的工作是和他人交換思想——有時和編輯,有時和讀者。而當我有一個理念,并且可以有機會把這個理念像講故事一樣講給投資人、消費者和員工聽,這意味著我把當記者時訓練出來的敘述能力轉變成了說服力,同時也需要承擔更大的責任。當我對別人說“你應該辭職加入我的公司,一起做番事業”的時候,我感到我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承載著重大的責任。這是我在創業之前從未有過的感悟。

 

2011年9月,賈斯汀·霍爾出版電子書“A story of GameLayers,inc.”,講述自己的創業經歷

A

H

:我對科技很著迷,我喜歡借助科技來創新。有一種人被稱為修補匠(tinker),他們總是試圖修理、補救,或者把物件串聯在一起。而我喜歡擺弄科技,喜歡連接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思想,我熱衷于在看似沒有關系的人和事之間找到聯系并幫助他們搭建橋梁相互溝通。我做的很多工作都是為了把人拉得更近,也讓我自己覺得少一些孤獨。

科技的力量很大,困擾你的問題和挑戰也許曾經困擾過別人,如果能讓你們之間互相溝通,你就不會感到孤軍奮戰了。這是我所看到的科技的力量,希望自己能參與其中,用科技的手段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A:20歲的時候,你曾經展望過一個網絡出版草根化的世界,你現在還相信當年的憧憬嗎?

H

:我想這需要時間去實現。因為我們一需要構建財務系統,二需要有對內容和市場有深刻認識的作者,三需要有支持獨立新聞的讀者。“我用每周10美元訂閱《紐約時報》的錢來訂閱幾個獨立記者的新聞報道”的做法,并不是每個人的需要,但現在這樣(消費新聞的)模式比其它任何時候都更廣泛的被采用。

這是一個讓人激動的信號,因為我們有很多問題需要解答,有些是小范圍地域性的問題,有些是大范圍國際性的問題,而資助獨立記者和自由撰稿人使他們可以專心展開深入調查和一絲不茍的研究,最后撰寫成文,這是地方性和國際社區群體應該支持的事。

在網絡發展的第一個10年,所有的東西都是免費的,那的確很棒。現在隨著互聯網科技的發展,用戶比以前更愿意在網上消費了,這也很棒。免費的知識共享是很棒的,但“愿意付費支持網絡獨立新聞報道”的想法和做法也很棒。以前我不知道如何能做一個服務于廣泛受眾的獨立媒體人,現在知道了,今天的受眾可以支持你實現(夢想)。這的確有些瘋狂。

 

賈斯汀·霍爾制作的網絡電視節目,在專門為藝術家創作募集資金的眾籌平臺Patreon上獲得籌資

A:誰是你生命中的英雄?

H

:我母親對我影響很大。在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母親很辛苦地工作,照顧我哥哥和我。她的事業很成功,使我有了受到良好教育的機會。當我告訴她我要做網絡獨立記者這瘋狂的想法時,她相信并且一直支持我。她說:“你應該去做。”得到這種可以自由探索未知世界的機會讓我心存感激。所以,我母親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英雄。

我在《連線》雜志工作時,遇到了霍華德·萊茵戈德。他有幾本關于網絡社區的著作,有些甚至寫在互聯網出現之前,他對人們如何能通過技術相互聯系和支持的問題思考了很久。他待人和善,我從他那里學到了如何寫作、如何做一個好的網絡參與者等方面的知識。所以,霍華德·萊茵戈德是我的大英雄。

還有一位日本詩人,他的名字是一休宗純,我從他那里汲取了這樣的觀點:一個作者如果內心坦然、文字真誠,即使時空相隔,也可以對別人有影響和幫助。

 

賈斯汀·霍爾和他的母親在挪威旅行

A:回首過去,39歲的你會對19歲的自己說些什么?

H

:我想我會說“謝謝”,我很高興自己在19歲時開啟了這個冒險的旅程。我還會說“不要怕對別人坦陳自己的弱點和困惑”,這些弱點和困惑不是指網絡寫作,而是個人的生活和工作。有時我在壓力很大或者迷惑不解時會掩飾自己,很不直白。我現在有時還會這樣,但我會盡力鼓勵過去的我更直白一些。

A:有哪些中國人讓你崇敬或者賞識?

H

:我最崇拜的中國人是詩人寒山(約691年-793年)。他的行為非常不羈——當然有可能是杜撰的,我最喜歡寒山的一點是,他讓我思考“真理”是什么,“對”、“錯”是什么,而他啟發這些思考的方法是如此的有創意和出其不意。如果你讀過寒山的詩,或者了解了關于他的故事,(你會發現)他對成功和快樂的理解很獨特。他的觀點比起別人來更透徹,更讓人信服。

另一位是我最近在讀的中國思想家老子(約公元前571年-公元前471年),《道德經》的作者。我讀過好幾個譯本的《道德經》,但從來沒有讀過中文原版。我覺得在《道德經》簡單而優雅的問題和回答中蘊含著無窮的智慧,所以我花了不少時間閱讀這本書。

│光│芒│

#FormatImgID_5#

透過窗戶看到的賈斯汀·霍爾錄制視頻時的情景

還有一個月就要到不惑之年的賈斯汀·霍爾有些瘦削,長著一張娃娃臉,即使表情嚴肅也似乎讓人能看見一絲隱藏著的調皮的微笑,整個像一個加州大男孩的模子。他一個人住在三藩市,仍然在追逐獨立媒體人的夢想。

霍尓生于芝加哥,父母都是律師,家境很好。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1993年畢業于賓西法尼亞州“小常春藤聯盟”的斯沃斯莫爾學院,2004年在南加州大學獲得互動媒體碩士學位。霍尓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幸運:父母的經濟條件“允許我去講故事,去做一個怪人,去實驗,一切都沒問題”。

然而他的童年遠非完美——沒有人會認為一個8歲就失去父親的男孩會有一個完美的童年,更不用說他的父親是自殺而去世的。在他的記憶中,父親很“困惑”,而且酗酒。回首童年,霍尓經常想:“為什么當年我這樣一個男孩會出現在互聯網上,那么強烈地想要表達自己?那么強烈地想要得到別人的注意?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有一個工作很忙碌的母親和一個無法承擔父親責任的父親。”戴爾·卡耐基曾說:“太陽能比風更快地脫下你的大衣。”心靈之間的捷徑在于溝通。

他的確受到了別人的注意。他的博客一度有27000的日訪問量,這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的互聯網上的確不是件小事。而這個看似乳臭未干的20來歲的毛頭小伙對互聯網的發展有著驚人的前瞻。1995年在一個網絡出版研究會的演講中,披著一頭金色長發、貌似清純少女的霍尓就預見了網絡出版草根化的分散趨勢。他說:“這是新聞的未來。給一個人一部數碼相機、一臺筆記本電腦和一部移動電話,你將得到一個在世界任何角落進行實地報道的記者。”

此外,霍尓還有對讓新聞報道擺脫大公司大媒體壟斷的憧憬:“隨著數字貨幣的出現,每個人都可以創建自己的故事服務站——成千上萬小型的自負盈虧的雜志,而對他們的支持來自于社區中愿意分享這些內容的人。如果你能夠講述你的故事,可以盈利,有不錯的醫保,你為什么還愿意去為大傳媒公司寫作呢?”

霍尓的博客幫助他在科技新聞行業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作為自由撰稿人,他為《紐約時報》、《滾石》、《連線》、《南華早報》、《瑜伽》、《網絡新聞評論》、《沙龍》,以及諾基亞的《專題》供稿。2001年至2003年,霍尓在日本工作,是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的成員。在這段時間里,霍尓報道了日本前沿的移動通訊技術。

霍尓說:“有一天我會死去。不過在那之前我會一直喜歡新的東西。我的好奇心不會停止。”他希望有一天能訪問中國。

相關文章

海南飞鱼在线投注 重庆时时彩豹子的看法 福彩三d30期走势图 湖北快三开奖号是多少 七星彩大奖软件 内蒙古福彩体彩的开奖号码 网上跟计划买彩票稳吗 AG馆 北京单场投注500 七星彩19085期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前三直跨度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