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飞鱼在线投注|海南飞鱼彩票开售了吗
悅讀 頭條 資訊 焦點 回響 目擊 封面報道 生活方式 清單 提問 專欄 論壇 活動
首頁 > 專欄 > 正文

他決定如何開始,她決定在哪兒結束

2015-08-09 19:59:28 博客天下

為性所困的女人總是天真的,這也是我愛她們的原因。沉湎于性的男人總是自我的,這也是他們終會孤獨的原因。

如果你這一生只打算看一部情色電影,那么我建議你看《九周半》。原因很簡單,這是一部幾乎每個鏡頭都堪稱經典的情色教科書,是一部殿堂級的作品。

故事開始于偶遇。女主角伊莉莎白是一家畫廊的業務主管,天天跟藝術家和藝術品收藏家打交道。按照閨蜜的揶揄,是一枚“離婚的白種女性,金發美女,詼諧有教養,有自己的按摩器……”正在空窗期的麗莎,看上去有那么點漫不經心的思春。

男主角約翰是一位英俊的華爾街經理人,有錢是一定的了。用英俊來是形容這位金融才俊未免詞不達意,實際上,他非常、非常迷人,而且更加要命的是,還非常擅于調情。

這樣的一對中產階層的金童玉女,會譜出怎樣童話般唇紅齒白的戀曲?看下去,《九周半》給了我們相較于對一部情色電影的期待要意外得多也尖銳得多的答案。

先來說教科書這部分。優秀的情色電影不會有很多床戲,但是會有大量具有性暗示和挑逗性的情節。比如《九周半》。可以這樣講,這部電影很多橋段是可以直接拿來作為約會實戰手冊使用的。

從容的柔板——第一句搭訕和第一次擁抱

有個非常奇妙的體會,兩個素昧平生的人,如何發生交集,往往第一句話,就決定了乾坤。你們只是一會車一頓飯一次郊游或者只是隔著玻璃窗眼神匆忙掠過的緣分,還是糾纏一生惦念一世的劫數,第一句話往往就是一切后來的開始。

她和他的第一次偶遇,是在一家中式燒臘店的柜臺前,女主和閨蜜翹班出來買烤雞,一回頭,正巧與排在她后面的他眼神相遇。他笑了,看她;她的眼神躲開了,心里面想必看了好幾遍。第二次,在周末的跳蚤市場,四處閑逛的她看上一條波西米亞風的大披巾,300元,太貴,戀戀不舍的舍了。逛到一個玩具地攤,一只玩具的母雞在下蛋,看得帶勁起來,正要跟攤主討價還價,一扭頭,又一次跟他的眼神相遇。這時候,他又笑了,并說了全片中的第一句話:“我每次看見你,你都是在買雞。”

搭訕是男人調情時的一門必修課。不好的搭訕是容易顯得突兀的搭訕,有個例子來自話劇《初戀時我們不懂愛情》。小玩兒鬧到學校門口拍婆子,隔好遠看見漂亮女生,大聲喊:誒,大姐,你哪屆的?女孩兒也隔好遠老實不客氣地回敬道:跟你媽一屆……所以說,不好的搭訕是互絕后路沒有后來的搭訕。而好的搭訕總是顯得非常尋常又非常不尋常,因地制宜得就象你們已經認識了一輩子,渾然天成得又像一生只為這一刻。就像這一句調笑:我每次看見你,你都是在買雞。

這時候她看著他,回應了一句同樣經典的臺詞:“我每次看見你,你都在對我笑……”所以說,好的搭訕是毫無由頭也創萬千可能的搭訕。

兩人一起度過了愉快的午餐,分手時,他有點羞澀地從包里拽出了那條她看中卻買不起的大披巾,之后,對著驚喜的她,低聲說:“對不起,沒有提前告訴你,別怪我。”她正要接過來,他卻扳過她的身體,連披巾帶肩膀,從后面緊緊摟了她一下。原來他的別怪我是為了這個擁抱而致歉。 能想象這場面么。雖然兩個人相識也才不過一兩個小時,但是任何女人也不會拒絕這個擁抱吧,我想。

嚴肅的莊板——有一種挑逗叫欲擒故縱

第二次約會,他于平地起了一個波瀾。這是故意為之。

他帶她去朋友的一艘游艇小屋。進門二話不說開始掀被子,鋪床。她的別扭和不快可想而知。問他:“你是不是經常這么干?”言下之意,你老手吧,經常帶女孩子來尋歡,到了就辦事么。他站在床邊,面無表情,反問道:“你沒覺得咱們其實還算不上認識么?”她心里一沉,心想:是啊。我被一陌生人困住了。他繼續:“你沒發現我把你帶到這里來,船上是沒有鄰居的?岸上也沒有公用電話?這路邊連個出租車也沒有?”她慌了,我操,遇到變態狂魔了么這是?他歪著頭,用一種貓咪戲弄老鼠的眼神饒有興味的問她:“你現在想離開么?”這場戲定格在女主角慌亂的表情上。

鏡頭一轉,已是另一場景。辦公室里安坐的伊莉莎白若有所思。當然,那天什么都沒有發生。一場小小的虛驚反而使她對于他產生了某種類似一腳踏空的不甘心。看得出來她有心事了,身體也躍躍欲試地似乎被什么力量悄然撥動。對于一個女人,讓她心里有你的最好辦法,就是使她的腎上腺素發生變化。這么干未免殘忍,但是確實有效。

小廣板——所有的第一次,都是關于話事權的爭奪

有經驗的男女都知道,所有的第一次,都是關于主導權的一場暗戰。誰聽誰的,不是簡單的習慣問題,而是按照誰的節奏,以誰的期待來定位性的尺度的問題。兩性必爭之地。

她的前夫是一個科學家,她是一個言語機敏但舉止矜持的良家婦女。她的尺度可想而知。他,是未知。

看一看他是怎么在第一次奪取話事權的。

這次在她家。她放松多了。家常的氣氛下,一間房,一張床,兩人漸漸沉默下來,呼吸相聞。這時候,他拿起一條絲巾對她說:“我要你把眼睛蒙起來。”他一上來就顛覆了她既有的經驗。她說:“我不想。”對于這樣明確的回絕,這時候男人的選擇有兩個,要么妥協,從此走上她主導的那條路;要么堅持,可能半途而廢也可能梭哈。一般來說,絕大多數男人會選擇聊勝于無,而他選擇的是求仁得仁。他說:“你可以讓我走。”

他要的不是性,他要的是他想要的那種性。

30秒難耐的靜場。

她妥協了:“我不想讓你走。”她的腎上腺素助他30秒完勝。

卻還沒有完。 蒙上眼睛,他讓她躺在桌子上,一盞臺燈照著她玉體橫陳。他問:你害怕了么?她答:是的。他繼續問:你興奮么?她答:是的。他說:我也是。

不僅行動上配合,還要心理上順從,不僅心理上順從,還要結果上雙贏。這才叫完勝。

關于性的任何一次勝利,都是一個人預謀,兩個人入港。

如歌的行板——哥送的不是禮物,是欲望

禮物送的傻,會讓雙方陷入尷尬;禮物送的巧,會讓她不能自拔。送禮,也是有前調和后調的。

有了第一次,他開始送她禮物。這本來沒什么,且看他如何演繹。

她坐在椅子上,他說:送你個禮物。說著,把禮物遠遠的放在一旁。她很詫異:為什么不遞給我?他說:我喜歡看你動。她笑了。站起身,走到他身邊,是一塊坤表。非常漂亮。她坐在他懷里把表戴上,愛不釋手。這時候絕大多數男士會就著女人的興味把這塊表的來龍去脈說上幾句,但是,他卻直截另起一行:“每天12點,你會不會看著這表,想著我摸你的樣子?你會為我這么做么?”她看著他,艱難的說:“是的。”設想一下金貝辛格此時的神情。

禮物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進一步鎖定性的外延,他要占據她的身體,更要占據她的想象。

當然,接下來一場戲,就是她一個人躲在單位的放映室,一邊看繪畫的幻燈片一邊自慰的著名橋段。

如果你恰巧也有一個新近交往的女友,如果你恰巧也想買塊表討她歡心,那么,建議你不妨借鑒一下約翰的臺詞,觀察一下她,接下來會有什么化學反應。

最急板——一生只為這一回

很多男人誤以為,女人把身體交付給你了,就是把性交付給你了。其實,女人有一道心理的堤壩。她也許一生睡在你身邊,你對于她的身體熟悉到如同左手摸右手,但是這條堤壩小心翼翼圍合著的那一片情欲的堰塞湖,卻始終沉睡在她身體里面,終其一生,與你緣鏗一面。而一旦調動起來,那一次就是翻江倒海,水漫金山。

對于那一次,決堤之后的樣子,會是兩個人一生難忘的體驗。你從此關于性的記憶被定格于此,它是某種巨大的狂喜和感傷,無法克制,無法模仿,無法超越也無法重現,那是誰也無法觸及到的秘密,只在兩個人彼此。

約翰是一個手法嫻熟的情人,他要把她徹底打開,他的手段是帶著她進行一場場性的冒險。

他與她在廚房上演食與色的大戰,他帶她出入S/M的性用品商店在店員的注視下令她難堪,讓她躺在商場的床上用品展示區挑戰售貨大姐的心理極限,要她與他扮演成一對同性戀情人,在保守的高檔餐廳一票紳士淑女的眾目睽睽下激吻……她終于被激發起來,幾近瘋狂的后果是招惹了流氓團伙以及一場混戰。接下來就是這場在網上廣為流傳的取名為“激情水簾洞”的兩個人的濕身肉搏。

讓一個保守的女人瘋狂,其樂趣遠遠勝過一個有經驗的蕩婦在床上假裝。相信這是大多數男人都認同的。展示一個矜持的知識婦女如何因一個男人而改變,和改變之后令人瞠目的成果,我以為,沒有比《九周半》更具有說服力的了。不能錯過的還有接下來脫衣舞一場,順便再膜拜一下影史上最活色生香的身體敘事。那樣一種熱烈而濕潤的氣息,那樣一種柔軟而霸道的呈現,那樣的金貝辛格……去看吧。好的電影,它的好講不出來,只有去看。看過了,自然懂得。情色電影更是如此。

性的誘人之處在于可以高潮迭起。性的可怕之處在于沒有回頭路。性是一個在兩人之間野蠻攀援的生命體,它不停的生長,變異,膨脹,雙方的精力激情和想象力被飛速吞噬耗散,性的那一面黑暗的力量也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籠罩在兩人心頭。不懷好意地彌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一個女人越來越愛出神,越來越明媚,說明她戀愛了;如果一個女人越來越愛出神,越來越恍惚,說明她愛上了一個不對的人。

約翰就是這樣一個不對的人。當一個男人,交付于你的只是無窮無盡的性,花樣繁多的性,口味越來越重的性,和屏蔽掉其他一切關聯的,唯一的性,這肯定是一種扭曲的關系。

約翰的不對,不僅在于他做了什么,更在于他沒做的那部分。他對于她的愛是有尺度的,這個尺度非常小,僅限于性的范疇。他不關心她的過去,她的將來,她的朋友,她的內心,她的所思所感,他游離在她的生活之外,他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性。以至于伊莉莎白一直有一個疑問:他愛我么?這個老套的問題在這部電影里沒有獲得過一秒鐘的解決。

伊莉莎白困在這段感情里,面對著他的猜忌,他的冷感,他的越來越極端的性,日漸迷茫,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他強加于她的3P游戲,終于使她確信,自己只不過是約翰的一件用于刺激自身的工具而已。失去尊嚴的強烈的羞辱感讓她最終選擇了離開。所以,即使她哭著看他在睡夢中安然如孩子一般的模樣,心如刀割,即使他試著用著最深情的語氣呼喚她,卻阻擋不了她離開的步伐。

多少男人以獵艷開始的把戲,換回的是女主人公不回頭的眼淚。在這場愛的博弈中,女人步步退守,最后終于贏得了一局。雖是慘勝。

這想必很痛,但是也替伊莉莎白松了口氣。

沉湎于性的男人不是不可愛,而是不可取。

沉湎于性的男人,最擅長的是庖丁解牛般的爽快利落。這是腰窩,這是上腦,這是血脖……都剔除掉,只剩下一條名叫性的通脊,小心片下來,大快朵頤。大多數男人不會在意的是,在男人看來的美味,對于女人,只是血肉模糊的撕裂傷。所以,如果一個男人從女人那里只想品嘗性的滋味,那么女人得到的必是節節肢解。

有人說,這是男人和女人的性別差異。這是個誤會。這不是性別的差異,這是案板和菜刀的區別。作為砧板上的魚,你自然無法理解廚師的辛苦,并為他的嫻熟技藝而歡呼。所以,各自的命運各自承擔,各自的痛各自了斷。在性的詞典里,本沒有理解萬歲這樣奢侈的境界。

女人的內心是需要托付的。不管她看起來有多么強大,哪個種族,哪種文明,就像花朵不能離開花萼而單獨存在,無論我們一起多快樂,無論我們多合拍,無論我們有多么的欣賞對方……對于戀愛中的雙方,除了性,還需要點別的。這點別的,約翰不愿給。

最后重溫一下男主人公在用各種手段把女主人公玩弄于股掌之上,但終于失去她時,內心崩潰的獨白:

“我曾經有過很多的女人,玩過各種性游戲,但沒有誰能填補我內心的空洞;我是從社會的最底層中掙扎出來,這個世界沒有給過溫情,只有童年的恥辱和家庭的負擔,我奮斗,我養家,但我不愛他們,因為我也沒有感受過愛,所以,我也不知道愛是什么。”

“其實對自己對人對世界都不太感興趣,活著已經是一件很累的事了,幸好還有性,讓生活還有點意思,我只能從性中尋找刺激,讓我還有活著的感覺。”

這段男主人公的自白,會令你想到你周圍的什么人么。你埋怨這個男人沒法給你愛的滋潤,也許是因為他的內心原本就是一片荒漠。這樣的人需要體質特殊的植被去覆蓋,如果你只是一株柔弱的玫瑰,而不是沙棘或者羅布麻,那么就必須遠離這片荒漠,雖然他看上去那么特別那么美。

如果再有這樣英俊的人渣來糾纏你,也許你可以這么勸說自己:玫瑰花有玫瑰花的愛情,對于一顆荒蕪的靈魂,自有屬于他的駱駝刺來點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記:

說句題外話。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各種來路的高富帥風起云涌,我們身邊這樣NB閃閃的人渣也越發多了起來。不用特別費心打撈,在你這一生里,也總能偶遇那么七八十個。跟他們打交道是一件需要特別當心的事。

你遇上過這樣的男性么:所有女人在他面前都是玩物。如果有,那么恭喜你,這回攤上人渣了。

作為一個人渣,他一般具有幾個特點:沒愿望深入你的社交圈子;沒愿望探索關于你的一切;沒愿望把自己的生活和親友引薦給你;沒愿望跟你談情說愛哪怕是天長地久之類騙騙人的老套。不為你付出時間,不為你付出精力,不為你付出感情,不為你擔承責任,只對一種叫做性的小游戲無比熱衷。有的做得更極品的人渣還會自詡為這叫拎得清。先把一切的禁忌彼此的界限笑嘻嘻說在前頭,到時候不負責任不要抱怨我言之不預的意思。有些混蛋就是特別擅長事前把事情說得很明白,特別擅長達成某種恬不知恥的共識。不能說他不是混蛋,你只能說,有的混蛋,是連欺騙都不屑于的。

哪個女人沒愛上過幾個人渣。所以這部電影的也可以取另一個名字:對一個英俊的混蛋,你能忍多久。導演阿德里安·萊恩給出了一個期限——九周半。我想,這也是一個懂得止損的女人應該斬倉的底線。

相關文章

海南飞鱼在线投注 七乐彩福彩30选七 飞艇一天稳赚5000 秒速时时彩规律 全民赢三张 赛车7码滚雪球公式图片 天天乐彩哪里去了 pk10破解器 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奖 赌博只能平注 11选5过滤选号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