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飞鱼在线投注|海南飞鱼彩票开售了吗
悅讀 頭條 資訊 焦點 回響 目擊 封面報道 生活方式 清單 提問 專欄 論壇 活動
首頁 > 悅讀 > 正文

沈亞川:讀者觀

2015-08-09 20:08:24 博客天下

\

推薦人

《博客天下》主編沈亞川

推薦語

宋志標本是南都評論部近十年來的主力評論員,幾年前被迫轉戰一家公益雜志。【舊聞評論】,遂成為這個年輕力壯的老評論員中夜扼腕澆胸中塊壘之地。宋的時評,地鄰港臺而時接民國,不賣身,不賣乖,不賣直。故無媚態,無匠味,亦無頭巾氣。

《讀者觀》

文 | 宋志標

不管它是什么,它現在被統一喚作自媒體。看到有些書上也有稱之為主動媒體的。但媒體的主動被動,似乎不是一個新概念。在電視傳播研究中,依照觀眾-信源的互動關系,也有主動被動媒體的叫法。無論是哪一種,被動確實是真的,至于主動,則要很大定力。

從老少咸宜的便利上。姑且稱之為自媒體。就我的一點體會,自媒體的最大問題,不是商業模式,而是讀者觀。自媒體能不能養活自己,沿襲傳統媒體的思路,就會產生這樣的焦慮。這樣一來,自媒體也就和傳統媒體沒兩樣,那就是靠出賣讀者。

可是,自媒體這樣的東西,讀者與作者的關系有些不一般。簡單來說,它不是一種傳播-受眾的關系。即使有人非要在事實上說不是這樣的,可我的看法不變。沒有讀者與作者的合作,無法完成自媒體的存續。而且,在這樣的關系下,自媒體一說特別別扭。

這么說好像有點矯情,但也是個人的實際。當初寫舊聞評論,只是為了不讓筆頭閑著。而且,在我,是要消除從前的時評員的標簽——問題是,這個愿望到現在沒有得逞。無論是怎么強調非時論的形式,抑或直言不是新聞而是舊聞,但好像人家不認賬。

讀者達到2000人的時候,我就開始覺得不舒服了。我得費點勁才能無視他們,同時又保持恰當的交流姿態。甚至,我說我不負責提供答案,所以我寫的不是時評,也不是政論。如果訂閱者都能接受這個說法,我就坦然了,因為我不用為幾千號人負責。

從前寫社論,是匿名的。有時會有人打聽某某社論的執筆者是誰,編輯都不愿意告訴,我們也不愿意人知。匿名寫作的快活,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這個還真不是深藏功與名那樣的清高,就是喊兩嗓子,瞧瞧四周沒發現的人,然后鼓起勁再喊兩嗓子。

舊聞評論讓這個愿望完全落空。要開門寫作了,匿名寫作簡直是“罪不可恕”的烏托邦,想一想就生怕被嘲笑。這就是讀者聚集,所制造的壓迫感。你們一定一定認為這是很傲嬌、很矯情的感受。但,就是這樣。所以,讀者越多,我就越害怕寫。

這也與論辯的性質有關。論辯要占上風,要么具有某種權威,比如理論上的,但我不具備,我一直排斥這些東西。如果做不到這點,那就放低身段,承認與讀者的合作才是吧啦拉吧……一大堆的拉虎皮做大旗。我也利用“讀者”,用來抵擋“讀者”的介入。

每周保持五天更新,花費時間,是一個方面。但不是說總是累著,打理賬號的疲累感是有起伏的,當讀者意識強一點時,寫作的感覺就會沮喪點,反之亦然。所謂商業模式,我是不信的。我不信的不是文字的力量,而是從媒體走了這么多年,不信還有什么未盡的模式。

當有人的賬號被封閉時,我真是替他們高興。假如有一天,我的賬號也是這個下場,我也會高興。負責任,尤其是文責自負這個情境,就是擊打自個的道德大棒,何苦來哉呢?這些年的文字練筆,只服從一個宇宙真理:別把自己當回事,同樣別被所謂讀者看死了。

相關文章

海南飞鱼在线投注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 福彩双彩论坛首页 山东时时计划 福彩走势网首页 分分彩扫微信二维码 正常斗牛怎样掌握技巧 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ub8平台登录 广东南粤风彩36选7今晚开奖结果 超级大乐透近300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