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飞鱼在线投注|海南飞鱼彩票开售了吗
悅讀 頭條 資訊 焦點 回響 目擊 封面報道 生活方式 清單 提問 專欄 論壇 活動
首頁 > 資訊 > 正文

少女獄中鳴冤13年終獲無罪

2015-12-23 09:31:18 新浪博客

2002年,云南省昭通市巧家縣一幼兒園發生“投毒案”,幼兒園17歲的保姆錢仁鳳被認定因與幼兒園園長不和而投毒。此后,經過昭通市中級法院及云南省高院審理,錢仁鳳被判處無期徒刑。入獄后,錢仁鳳堅稱無罪,不斷上訴、申訴。昨天下午,云南省高院對該案再審宣判,法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錢仁鳳無罪。錢仁鳳蒙冤獲罪那年17歲,如今已經年過30,13年的青春歲月,留在了四面高墻的監牢中。

獲釋

昨天下午,云南省高院對錢仁鳳案再審宣判。

錢仁鳳家里能去的人都去了云南省高院。因為身體不好,錢仁鳳的堂妹并沒有去現場接堂姐,她一直通過電話讓老公告訴自己最新的情況。聽到老公在電話里說堂姐從法院出來的時候,她的眼淚一下就掉了下來,“這么多年了,她終于可以回家了,之前知道她可能會無罪釋放,全家人都高興得睡不著覺。”

2002年,云南省昭通市巧家縣一幼兒園發生“投毒案”,幼兒園17歲的保姆錢仁鳳被認定因與幼兒園園長不和而投毒。昭通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于2002年9月3日,以投放危險物質罪判處錢仁鳳無期徒刑。錢仁鳳提出上訴后,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錢仁鳳在服刑期間提出申訴。云南省人民檢察院審查后,以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原判可能存在錯誤為由,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建議重新審理本案。2015年9月29日,云南省高院開庭再審此案。

云南省高院經審理認為,錢仁鳳的有罪供述,由于其對毒物來源、投毒時間、范圍、方法的供述存在矛盾和疑點,沒有其他合法、有效的證據相印證,這些矛盾和疑點無法得到合理的解釋與排除,其有罪供述不能作為該案定罪量刑的證據。本案是否系毒鼠強中毒,毒物來源、投毒時間,投毒方式的證據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與合理懷疑,原判決認定錢仁鳳投放危險物質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因此再審宣判錢仁鳳無罪。

5年前,律師楊柱開始代理錢仁鳳的申訴案,5年來這個案子就像一塊沉重的石頭一直壓在他的胸口。“心里的這塊石頭終于可以落地了,我牽著錢仁鳳和她家屬的手,我們一起走出法院的大門,出來的那一刻,如釋重負,說不出的高興。”楊柱說他要跟錢仁鳳的家屬一起送錢仁鳳回家。

在高興的同時,楊柱說他心里也有一絲的擔憂,在里面待了13年,如今出來,錢仁鳳還能適應這個社會嗎,“錢仁鳳的母親之前去世了,老人生前跟我提出過想見她一面,但終究還是沒有見上,如今回到家里,她要怎樣去消解沒見母親最后一面的這份遺憾。”

讓楊柱擔心的還有錢仁鳳的心理狀況,“她現在狀況不是很好,之前的經歷對她來說就像一場噩夢,如今噩夢終于結束了。”

事發

巧家幼兒園投毒案發生在2002年,當年“星蕊寶寶園”內多名兒童身體不適,在被送醫治療后,2歲多的女童小磊不治身亡。那一年,錢仁鳳17歲,是幼兒園的保姆,她被確認為這起“投毒案”的嫌疑人,并最終以“投放危險物質罪”判處了無期徒刑。

囹圄之中,錢仁鳳鳴冤不斷。幾番申訴之后,今年9月29日,云南省高院開庭重審此案。因多項證據存在疑點、前后矛盾,檢方當庭提出了“改判無罪”的建議。

13年間,巧家這座滇北小城,以及生活在這里的人們,沒有停下改變的腳步。但這當中并不包括錢仁鳳和小磊的家人,一樁發生在幼兒園的舊案、一份可能將被推翻的判決,將他們從前進的軌道中剝離開來。

幾年來,巧家縣城的面積幾乎擴大了一倍,已經近抵與四川比鄰的金沙江畔。相比之下,身在老城區的玉屏社區居委會仍保持著舊時模樣。一棟三層小樓,二百多平方米的院子,13年前,這里正是“星蕊寶寶園”的所在地。

與居委會斜對街,一條陡坡下去,鬧市當中有一間肉鋪。那是當年死去女孩小磊的家,如今小磊的爸爸侯建祿仍然生活在那里。

侯建祿至今仍記得,當時去幼兒園接送小磊,總會看到園長朱梅,有時也會見個木訥的女孩站在一旁,那是17歲的錢仁鳳,她來自縣城東邊山巒之中的南團村。

2002年,南團村村民梁叔在自家開著間錄像廳。那年春節,不少返鄉的年輕人都聚到這里消遣。

梁叔記得,初五之后的一天,錢仁鳳也和幾個朋友來了錄像廳里。一部老版的香港武打片,大家看得津津有味,她還架不住眾人的起哄,買了些零食回來。“就是個半大孩子的樣子,沒什么不對勁的。”

在那之后幾天,錢仁鳳提早下山回了縣城。她的堂妹錢仁佐聽說,幼兒園園長朱梅把錢仁鳳的工資漲到了150元,有時還會帶她回家吃飯,兩人好像處得不錯。

2月22日,小磊家人像往常一樣把她送到了“星蕊寶寶園”,午飯也就在園里解決。

根據當年的報案記錄,那一日幼兒園內孩子們的飲食起居原本一切正常,午餐包括肉類、西紅柿等食品,直到下午3點午睡過后,包括小磊在內的三名兒童突然出現了嘔吐等癥狀。

在配合檢方復查該案時,侯建祿回憶,當他接到電話趕往醫院時,對小磊的搶救雖然還在進行,但那瘦小的身軀已經癱軟下來。

囹圄

回看警方當時所做的筆錄,最初對錢仁鳳的訊問并不見什么波折,只是諸如當日情形之類的常規問題。

拐點出現在2月25日,下午3點多,又是幾個關于身份、背景的例行問答之后,訊問人員突然宣布對錢仁鳳采取“監視居住”,他們進而解釋,根據對現場提取痕跡的檢測,已認為她涉嫌投毒。

筆錄中,警方開始了連串追問,錢仁鳳多以“我沒做什么”回答。

“你還年輕,我們都把你當小娃娃看待,你如果認識到錯誤,如實講清自己的問題,是可以得到從寬處理的。”

警方這樣一番表述之后,錢仁鳳陷入了持久的沉默。之后的問題,在筆錄中不見明確表述,只是以“做思想工作”代替,而錢仁鳳則回應道:“我交代。”

當這場持續到次日凌晨的訊問結束之后,錢仁鳳已經“承認”了。她承認“因與園長朱梅關系不睦,在幼兒園做出了投毒的行為”。

“叔叔,我說實話給你們聽。”在此后的筆錄中,錢仁鳳也曾做過“翻供”的嘗試,只是幾番問答之后,她沒再繼續堅持。

類似的喊冤聲,陳麗并不感到陌生,在收押看守所期間,她曾與錢仁鳳同處一室。

她至今記得那個黑黑瘦瘦、一臉惶恐的女孩,監室里的女人們有的涉嫌拐賣,有的殺了自己丈夫,但身背幼兒園投毒這樣罪名的人,卻只有錢仁鳳一個。就此因由,有些人說出來的話不太好聽,女孩也不敢還嘴,但她那憤怒的神情,陳麗卻看得真真切切。

陳麗很照顧錢仁鳳,兩人的話逐漸多了起來。“她一直說,自己沒做過那事。”

陳麗也給錢仁鳳出過主意,說如果有領導來看守所檢查時,她就趁機大聲喊冤。結果當這樣的機會真的出現的時候,錢仁鳳卻什么都沒做。事后,陳麗埋怨她為何不照著自己說的去做時,錢仁鳳只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

錢仁鳳的否認,在當年沒能改變這起案件的判決,最終她以投放危險物質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錢仁鳳轉入云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后的8年里,因探視手續的問題,沒有任何親友能夠與她見面。即使寄到老家的信件,間隔也不一定,短則兩個月、長則半年。事后堂妹錢仁佐才知道,姐姐得不到家里的匯款,寫信用的紙筆多是靠獄友接濟。

往南團村寄信的人越來越少,時常不見郵差的身影。有去鎮上辦事的鄉鄰也會特意跑趟郵局,看看是否有錢仁鳳的信寄到、一并取回村里。

讀信的過程就像個儀式,識字的那人站在當中,包括父親錢智遠在內的一眾親友圍在四周。每封信的篇幅不長,多不過一頁信紙,而內容也大體相近。錢仁鳳總是先問候一遍家中長輩,之后再為獄中的自己報個平安,但最終,她總會落上那句“你們一定要相信我是無辜的。”

翻案

轉機出現在2010年,那時錢仁鳳已經在監獄里被關了8年了。那年4月,律師楊柱去云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進行“法律援助”。這樣的活動他已參加了不止一次,一些對判決有異議的犯人被安排與律師交談。“與其說是援助,不如說是種安撫。”

那一天,楊柱的桌前站著十多名犯人,錢仁鳳排在倒數第三個。輪到她時沒說幾句,就已彎著身子,要雙膝著地。楊柱不喜歡這樣的情景,趕忙勸著:“別這樣,咱們有事說事。”

上一次來云南省第二女子監獄時,也有一位女囚向他“喊冤”。聽過一番陳述,楊柱只能耐心向她解釋其中的法律依據。“有些人所謂的冤屈,實際上來自于對法律理解的偏差。”

聽著錢仁鳳說起巧家縣城的那樁舊案,楊柱仍抱著懷疑的態度,他不時拋出一些試探性的問題。

“投毒那天,你是準備往哪里逃跑的?”回應給楊柱的,是一臉的茫然。

兩人那天談了很久,同行律師最后都等在一旁。兩個小時之后,楊柱選擇了相信她。

楊柱成為錢仁鳳的辯護人,他翻看當年的卷宗,疑點逐一浮現:為什么幼兒園內十多個孩子一起進餐,卻只有三個人出現了癥狀?為何作為主要直接證據的鼠藥瓶和注射針筒,都未在當時的調查中體現過提取指紋?

隨著檢方介入復查,越來越多的證據瑕疵浮出水面,多份涉及認罪過程的筆錄,“錢仁鳳”的簽字實際與當時的辦案民警蔣某、楊某、李某字跡相同。

同時,最初接診三名兒童的醫生表示,并不認為當時的情況屬毒鼠強中毒。參與當時鑒定的法醫在接受檢方詢問時也承認:“當時的鑒定以現在的技術層面看是值得推敲的。”

前路

13年過去,從南團村到巧家縣城的道路已經通車,不必再辛苦地徒步跋涉。而人們的心思,也悄然發生著變化。

堂妹錢仁佐不到20歲就早早結婚,如今女兒已經十多歲了,但她卻絕不會再讓女兒重走自己年幼務工的老路,“盡自己最大努力吧,爭取把她供到大學。”

她也沒向女兒避諱一位尚在服刑的姨媽的存在,甚至常一同前去探視。錢仁佐的本意,是希望堂姐看到后輩的出現,能多些欣慰。但同時,她發現錢仁鳳變了。

“姐姐變了很多,說話更有條理、更有思想了。”一次探視結束,錢仁鳳將一本書送給了錢仁佐的女兒,是劉墉寫得《靠自己去成功》。

自家老宅里,已只剩下父親錢智遠一人。今年4月,錢仁鳳的母親病危,臨終前幾日,只想再見小女兒一面。

母親去世一個月后,云南省高院對錢仁鳳案做了再審決定,錢仁鳳案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依法應當予以排除。

北京青年報記者嘗試聯系多位參與當年辦案的民警,均被拒絕了采訪請求。而他們中的多人,目前已身居巧家縣警界高層。

小磊的父親侯建祿也早已聽說當年的投毒案又起了波瀾。在他看來,錢仁鳳那份無期徒刑的判決至少可算作對女兒的一個交代。如今這起案件被證實為冤案,侯建祿一時間百味雜陳。

在女兒小磊離去的最初五六年間,侯建祿的肉鋪總不見營業。他每天在渾渾噩噩中度過,吃不下飯,一個大男人體重降到了80多斤。

他也聽取別人的建議,以新生命的出現來緩解痛苦,他先后又有了兩個兒子,但喪女的悲痛卻始終無法平復。

侯建祿沒有遵從“長輩不祭拜小輩”的世俗,每年他都會去小磊的墳前,一遍遍地默念著:“你要好好保佑兩個弟弟,健康成長。”

早在今年9月29日,云南省高院便開庭重審巧家投毒案。檢方當庭提出,因多項證據存在疑點、前后矛盾,“改判無罪”的建議。

那時判決尚未下來,南團村的鄉鄰們已籌劃迎接錢仁鳳回家,有人建議,該宰上頭牲畜、好好擺幾桌宴席,但律師楊柱卻從旁勸阻著:“她這能熬過這件事,就別再有新的生命作為代價了,這才是對她最好的祝福。”

相關文章

海南飞鱼在线投注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福利彩票2419期 南粤风采36选七走势图 江西新时时技巧qq群 三d开奖号码 排球即时比分 手机游戏下载排行榜 现在哪个app能买北单 江苏七位数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 炸金花怎么不让别人开